我坐在码头上理发看

随着夏天的到来,减轻了将军的压力,

乱七八糟的灰色,像一口杜松子酒

通过毛细血管散开

我的大脑,使一切都化为乌有